1. 买球的app

要系统的了解中国古代艺术史有哪些推荐的书籍?

推荐意公子的《大话中国艺术史》,诙谐的语言,让人觉得艺术离普通人并不遥远,就像她在书的最后的那样:你比你想象中懂艺术!

2004年11月,辽宁省博物馆《清明上河图》展,同时展出了宋代张择端真迹,和明代仇英、清代徐扬按的摹本。张择端真迹是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宝贝,来沈阳度假的消息一出,辽博就挤满了人。那段时间里,大家见面都问,“看《清明上河图》了吗?”

犹记得同事当时发短信来,说他排队排了整整2小时40分钟,看画却只看了半小时不到。另外,他还说以他这个外行看,还是仇英的画更好看。

其实同事说的好看,是指色彩,张择端的宋本用色较少,作为辽博藏品之一的明本仇英《清明上河图》,因是重彩工笔,颜色更为艳丽。但这色彩上的差异,并不能影响张择端和他的画,在中国艺术史上的名气与地位。

外行的同事能去排队看画,本来也是冲着张择端,与《清明上河图》的名气去的。就像意公子在《大话中国艺术史》中所说,“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国民度第一、国宝级文物,这些头衔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能让人发出惊呼,更何况,这些头衔《清明上河图》还集齐了。”

意公子,是“意外艺术”创始人潇涵的外号。这位坚持“让艺术更轻松有趣”的信念,做了数年大众艺术普及的奇女子,在继《大话西方艺术史》后,又以她独有的视角,为我们带来了关于中国艺术史的种种有趣故事——《大话中国艺术史》。

要是那一年辽博展出《清明上河图》之前,同事能先读到这本《大话中国艺术史》,再去排队看画,也许就会发现,张择端那色彩不够艳丽的奇作之上,有着多少值得细细品味的东西。

意公子说,中国艺术史,就是一个大写的“人”,而且还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和陌生人相识,差不多都是从名字开始,那么认识“中国艺术史”,想来也该如此。

同事虽然是艺术外行,却还是会慕名前去看展览,是因为他知道张择端与《清明上河图》的大名。可我们如果从原始社会时期的陶器、玉器开始说艺术,却只能说出艺术品的名字,说不出艺术家的名字。

意公子在《大话中国艺术史》中,将原始社会比喻为“艺术史”的婴儿期,商周则是孩童期,至秦汉,已经迈入青春期。我们发现,婴儿期的鱼纹彩陶盆、陶鹰鼎、玉猪龙,孩童期的人面纹铜方鼎、令方彝、曾侯乙编钟,这些早期的艺术品作者是谁,我们是不知道的。

一直以为秦兵马俑的作者我们也是不知道的,但意公子在《大话中国艺术史》中,为我们详细介绍了秦人,从材料运输、黏土制作、精雕细刻,再到烧制和彩绘的高超艺术工艺之外,还告诉我们,这些制造出了兵马俑的“艺术家”们,也是有名字的!

为了让兵马俑这项浩大的工程不出差错,兵马俑的身上,是会刻下制作工匠名字的,专有名词称为“物勒工名”。这是从战国中期开始使用的一种,便于审核验收追责的制度。但也正是因为这项制度,我们知道了2000余年前,究竟是谁,创造了秦兵马俑这样的世界奇迹。

“他们是当时最下层的陶工,有些可能连名字都非常随意。”他们那么不起眼,却又那么伟大。

他们用艺术的双手,为我们生动展现了一群,在战场上抛洒热血的士兵、将领,兵马俑千人千面的丰富表情中,让我们在2000余年后的今天,还可窥见秦王朝大军的雄姿英发。这是艺术的伟大,更是小人物的伟大!

感谢“物勒工名”制度让他们留名,而随后的艺术家们,不再被迫留名,而是能主动留名时,中国艺术史也在渐渐长大。

东晋顾恺之说:“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理由是,画人时,要把自己代入画中的人物和情节,也就是要沉浸其中,能想画中人所想,才能画出人的神韵,也就是“传神”。

《大话中国艺术史》中,意公子告诉我们,顾恺之的这一“传神”理论,成为了中国人物画不可动摇的传统,也是中国绘画的最基本理论之一。

其实在顾恺之的“传神”之前,人们用来衡量绘画艺术的标准,却不是传神,而是“像”。那时,一段由韩非子讲述的,有关齐王与画工的对话,更曾被津津乐道:

齐王问画工,什么最难画,什么最好画。画工的回答与顾恺之相反,他说狗和马最难画,鬼才最容易画。因为狗和马很常见,大家都知道它们的样子,能画得“像”,让人人都说好很难,但因为鬼没人见过,所以可以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但顾恺之却打破了这个先前的标准,他拿了曹植的“剧本”《洛神赋》,“用画笔代替镜头,为我们导演了一场史诗级的爱情电影”。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虽是文章中的优美好句,但若是用画笔来表现,简直堪比用镜头表现“小李飞刀,例无虚发”,难度极大。

所以连有“画绝”之称的顾恺之也被难住了,无奈之下不得不以飞雁和龙来表现,并用一轮远远挂在天边的太阳,来演绎曹植在“剧本”说的“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这才在艺术史上,为后人留下了,难以超越的曼妙洛神形象——《洛神赋图》。

除了不朽的《洛神赋图》,顾恺之更在他所处的动乱年代,将绘画技法上升到了学术理论层面,至此,绘画不再像从前齐王的画工那样,只是应付绘画工作,而是在中国艺术史上,开启了浓墨重彩的新时代。

以开篇里那位排队去看《清明上河图》的外行同事为例,他对于张择端与《清明上河图》的熟悉,在于他知道这是一幅传世名画,知道它是国宝级文物。

意外则在于,因为他是绘画,或者说艺术的外行人,所以《清明上河图》上,到底都有哪些看点,他是并不知道的。

犹记得他排队看了画之后,因为在报纸的报道中,看到上面介绍,画上的虹桥,才是《清明上河图》的画眼,特别是即将撞上虹桥的大船,以及桥上文官武将即将迎面碰上的人马都是看点后,又特意去辽博排队看了一次张择端的真迹。

《大话中国艺术史》中,意公子为读者们介绍的看点就更多了,比如荔枝味的汴京特色饮料、批发酒品的汴京“脚店”等,被意公子一一在书里做了标记与说明,如果2004年的11月,同事得到这份“旅游地图”,一定会第三次跑到博物馆去看画。

此外,意公子在《大话中国艺术史》中,还告诉我们一个不在画上的意外:宋徽宗所编的《宣和画谱》上,并没有留下张择端的名字。

《宣和画谱》是北宋官方主持编撰的宫廷所藏绘画作品的名录,而张择端没能在上面留名的原因则是,张择端笔下的平民百姓生活,被古代文人认为难登大雅之堂。

可张择端和他的画,因对汴京百姓寻常生活的真实描绘,展现了一个时代的样貌,而被后人津津乐道,供上神坛。

张择端无名画谱的意外,与在艺术上的名留史册,无疑将给更多不熟悉艺术,却对艺术有向往之心的普通人,以新的认知与念想,让更多人想去看看。

《大话中国艺术史》里,被比拟为人的艺术史,到宋朝时期已是不惑,而明朝更是最后的辉煌,值得庆幸的则是,再后来,中国艺术还有传承与新生。

2022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一曲以北宋天才画家王希孟名画——《千里江山图》为背景创作而成的舞蹈《只此青绿》,惊艳了所有人。画这幅画的时候,王希孟还只是个18岁的少年,所以意公子不禁为他写下“人生至死是少年”的篇章。

北京故宫博物院里,其实珍藏有两幅少年成名的古代名画,除了王希孟18岁画下的《千里江山图》,还有一幅明朝唐寅17岁时画下的《贞寿堂图卷》。

这来自艺术史“不惑”与“最后”的两位少年,与他们的艺术,在今天的人们心里,也都是很有名气的,哪怕一个来自春晚的舞蹈,一个来自于喜剧电影。

但是没关系,已经足够了,因为还有意公子和她的《大话中国艺术史》,可以让我们更懂艺术,丝毫不影响普通人,从书中去窥探,和艺术有关的绝美风光。

该书系迈克尔·苏立文(Michael Sullivan)老先生毕生心血之作。2013年,世纪文景打算将《20世纪中国艺术与艺术家》、《艺术中国》和本书一并翻译再版,是为苏立文著作集,并力邀先生来华。当时老先生已是97岁高龄,身体欠佳,更兼八月份沪上气候炎热,无论是出版方还是读者,都颇为担心先生是否能够成行。不料先生欣然应允,于是同年八月十五日,苏立文老先生莅临上海书展,笑言自己73年前首次来华,不知此后竟会与中国结下如此深缘,言谈之中,颇多希冀。谁知仅仅一个多月后的9月28日,噩耗传来,老先生于牛津大学医院与世长辞,中外学人无不扼腕叹息。

苏立文先生与中国结缘七十余载,于中国艺术史研究成果之丰硕、观点之独到、了解之深刻,当世不做第二人想。《中国艺术史》更是其研究之集大成者,自半个世界之前此书以《中国艺术史简介》(An Introduction to Chinese Art)为名出版之后,一直被牛津、耶鲁、普林斯顿等一流大学作为教材使用,半个多世纪以来,作者曾进行过数次修订与增补,不断的将此书推向新的高度,时至今日,这本书已被誉为“最好的中国艺术史著述”。

中国对艺术史的研究,若说传统,则不可谓不深厚。自东晋顾恺之作《论画》一文以后,历代大家所撰史、论、评、录浩如烟海,以至于到了现代《中国画学著作考录》一书中竟收录了自汉至清的画学著作三千余种,其规模宏大,当世罕见。其中佼佼者如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 以史传为骨,填画作为肌,辅以品评,兼有鉴藏,已经有了独立的艺术史研究之雏形。但之后历代著作却鲜有出其右者,大多只是论及画法、画鉴、画工、画传,关于史的研究,日渐稀缺。究其根本,大抵是因为写书人不是画家,就是鉴藏家,精于品鉴却不长于治史,所以写书之时往往就忽略了用研究历史的手法,系统的理清中国古代艺术的起源、发展与演化的路径,形成整体的中国艺术史学框架。直到二十世纪之初,国人读过波希尔、大村西崖、中村不折、小鹿青云和板垣鹰穗等人所著的《中国美术》、《中国美术史》、《支那绘画小史》、《中国绘画史》等书,才如梦方醒,惊讶于我们对本国艺术史的研究,已经落于人后。几乎同一时间,美术(Art 或Fine Art)这一概念传入中国,姜丹书在编撰《美术史》一书中时按照西方“美术”传统,将雕塑史、工艺史及建筑史等内容纳入构建中国美术史的框架之中,开创了国内近代中国艺术史研究的先河,一时间学者们著作纷纷,滕固的《中国美术小史》、王均初的《中国美术的演变》、冯贯一的《中国艺术史各论》、李朴园的《中国艺术史概论》等著作从不同视角构建起了一个初步的、综合性的中国艺术史演变框架。但建国之后,国内艺术史的研究一时陷于停顿,更兼东西方交流断绝,于是中国艺术史的研究又进入了一个低潮时期。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苏立文先生在他的西方同行还认为中国现代艺术不是一个值得严肃对待的课题时,毅然出版了《中国艺术史简介》一书,旋即轰动学界。这种勇气和信念,就是四十年后,也是少有的——2005年方闻先生在清华大学主持“中国考古与艺术史研究所的学术定位和学科发展问题”研讨会时,诸多学者都曾有对艺术史研究的妄自菲薄之语,四十年后的国内尚且如此,更遑论四十年前的国外,老先生当年执意要出此书,估计也是性格使然——有人在牛津时曾经得幸搭过先生的车,据说车速奇快,有当年来中国支援抗战时穿梭于川滇之间的遗风,一往直前,无惧艰险。

《中国艺术史》的成功,大抵要归结于两点。一是苏立文先生与中国渊源颇深,不仅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抗战时期同黄宾虹、张大千、林风眠、庞熏琴、丁聪等人交往甚密,还遇到了相伴一生的妻子吴环女士,之后一生与中国艺术家通讯从未断绝。所以苏立文在编撰《中国艺术史》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采取了更加符合中国人传统的研究方式:恪守传统的朝代框架,遵循中国人自身对于历代王朝的认识来对中国的艺术史进行写作。这样既避免了一些学者将不同类别的艺术作品如绘画、雕刻、建筑分别讨论而产生的割裂感,又避免了机械的运用西方艺术史理论对中国艺术史进行研究时产生的不协调感。中国艺术所独有的、“天人合一”、“万物和谐”的创作理念,决定了西方艺术创作时刻意强调形式与思想的观念是无法完全适用于中国艺术作品分析的。如滕固在《唐宋绘画史》中曾运用沃尔夫林等人的风格理论,但最后在实际研究中,还是绕回了用传统画史、画品等文献考辨的路子上来。二是注重对最新的考古出土的资料的运用。虽然中国近现代历经磨难,战火不断,上世纪七十年代又经历了十年浩劫,许多珍贵的文物、雕塑、建筑和画作都受到了破坏,但正如作者所言,“即使是在艺术家和学者……最困苦的时候,考古活动也从来没有停滞,实施上,时代的中国在发掘、保护、研究和展示其文化遗产方面,做的比过去更多。”。急剧增加的文物一方面不断刷新着人们过去对某段艺术史所做出的论断,另一方面似乎也暗示着我们至少在现阶段,我们仍然无法用一种固化的观察角度来对中国艺术的发展与变迁进行认知。因此苏立文先生在第五版中大幅度的修改甚至重写了宋以前的若干章节,并增添了大量的图片,保持了本书的时效性。可以说第五版的《中国艺术史》较之最初的《中国艺术史简介》,已经有了天壤之别。

苏立文先生曾对自己的研究做过精妙的论断:“我没有理论……艺术中的理论如同一连串的有色镜,我们戴着有色镜去看现实,不会看到我们原来要看到的问题。他们模糊了许多东西,以致无法看清整幅画卷。我没有理论,再次强调我没有理论,并且强烈地建议年轻的艺术史家们坚定地让理论待在它自己的底盘,仅将它作为帮助理解艺术史概念的一个援手。你们可能会问,什么是你进行研究的动机?我只能说,我的动机是一种强烈的求知欲,对理解的渴望,以及尽我所能去做的那样拥有未知的尝试。”。这位20 世纪第一个系统地向西方介绍中国艺术的西方人,倾尽一生心血完成的《中国艺术史》中,我们看不到常见的西方艺术研究文献里居高临下的“欧洲中心主义”,只能看见一位老人用中国人的情感,驾驽着生动活泼的文笔,向我们展开一幅中国艺术的长卷。

不过,中国艺术史长达万年,那么多耳熟能详的艺术家,究竟谁最值得学?多国宝珍品到底应该怎么欣赏?

如果你想选一本无压力、零基础入门的艺术入门书,那一定是这本入门圣经《大话中国艺术史》。

真的太好看了,让你忍不住一口气刷完的同时,又能系统学习艺术知识,零压力完成艺术入门。

后来的境界更是逐渐提高,艺术追求也从外在的形似、艳丽、好看,升级到了内在的精神世界。

中国艺术史也确实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看了就头大,而《大话中国艺术史》仅用一条比喻,就把这10000年的进化过程讲明白了。

书中说到,秦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一统的高峰,对应人的年龄,就像是青春期。

这一时期的中国艺术,热烈刚猛,又有着青春期的第一次成熟和懵懂,不信你看看秦朝的青铜马车、兵马俑,充满了蓬勃的力量感,连文字也是板正端庄的隶书和篆书。

而随后的魏晋南北朝,整个社会都陷入了一团乱麻,因此艺术也转向了放浪形骸,书里说到,这不就像是青春期里的迷惘与叛逆?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敦煌飞天壁画的写意,书圣王羲之的奔放流畅,以及画圣顾恺之的《洛神赋图》……

这一路下来,上万年的中国艺术史,一下子有了主线,对比一个人的不同阶段,每个时代的艺术特征,瞬间就记住了!

当然,本书不仅有宏观框架,也十分注重实用性,不遗余力为读者普及中国艺术品的欣赏方法。

本书用专业的眼光和极少的字符,就让读者轻松get到中国书法技法的绝妙之处。

再比如,皴(cūn ),是中国画里一种非常重要的技法,用来表现山石、峰峦或者树木表皮的脉络纹理。

本书用一页篇幅、四张图,直观对比各种皴法,“荆关董巨 ”四人的作品一页就搞懂。

作者意公子,如同各地博物馆的金牌讲解员,内容详略得当,解说深入浅出,干货满满又不失风趣。

从“我看过这幅画”、“好像在哪见”,到真正读懂中国艺术品,你只需要一本《大话中国艺术史》。

再来讲讲第二点,本书浅白风趣的文字,侃侃而谈的幽默感,简直把艺术殿堂的门槛都拆掉了!

作者意公子,从事艺术科普长达十年,由她主讲的艺术脱口秀《艺术很难吗》连更六季,收获上亿播放量。

两年前,她的首部作品《大话西方艺术史》,一经出版就好评如潮,位列当年艺术图书畅销榜首!

新作《大话中国艺术史》也一如既往,在普及艺术知识的同时,各种匪夷所思的冷知识和笑点层出不穷!

而宋徽宗也开了一个皇家学院,把天才都召集起来,然后手把手地教天才们画画!

苏东坡,多才多艺,文学成就暂且不提,其书法也位列“苏黄米蔡”北宋四大家之首!

没想到吧,苏轼的字就叫“石压蛤蟆体”,原因是看起来像被石头压死的癞蛤蟆。

请相信我,随便打开这本书的哪一页,不出3分钟,你就会刷到根本不想停下来!

没错,艺术书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它的观看体验,80%取决书的印刷和装帧工艺。

来看看我们《大话中国艺术史》吧,不仅内容扎实有意思,“卖相”也远超预期!

作为一本艺术科普书,《大话中国艺术史》能同时做到好懂和好读,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更更重要的是,意公子还在这本书里寄托了一种非常深的期许,那就是唤起大家对艺术的兴趣和热情。

翻开本书,抓住中国艺术发展脉络,在浅白风趣、句句有梗的语言中,无压力入门中国艺术。

中国艺术史,乍一看,难!再一看,难!10000年的艺术历程,怎么能不难?

《大话中国艺术史》符合大家的需求,让我们零压力,轻松读懂10000年的艺术历程。本书涵盖历史脉络,知识框架,鉴赏窍门,奇闻轶事,用轻松幽默的文风和小故事,带我们走进中国艺术史。

在《大话中国艺术史》发售时,读者问了意公子一个问题:“意公子,如果西方艺术是一个句句有梗的段子手,那么中国艺术又是什么样的?”

意公子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最熟悉的陌生人。中国艺术好像离我们很远,远到我们只能走进博物馆,隔着厚厚的玻璃和它相顾无言。只有一个小小的展签告诉我们,它是谁,出土于哪里。但是,它的主人是谁,它又经历了什么,我们并不一定清楚。

本书的内容按照朝代分为9张,内容涵盖7大艺术品,4帖经典书法,9幅传世名画,45位艺术家,150件艺术珍品,轻松介绍10000年艺术历程。

李白其实是个大书法家,《清明上河图》原本是旅游指南,真实的唐伯虎原来这么惨等等,告诉我们真实的历史人物和故事。

读史明智,读书涨智慧,本书图文并茂,语言诙谐幽默,符合大众轻松阅读的心理。在这里我来说一个书里的狂、很狂、非常狂的狂人——徐渭。

郑板桥自称“愿做青藤门下走狗”,齐白石更是感叹道:“恨不生三百年前,为青藤磨墨理纸”。他就是徐渭,字文长,号青藤老人。

徐渭,出生在家道中落的大家族,母亲的身份是小妾,出生后由主母抚养。三个月时父亲去世,10岁时生母被逐出家门,后主母去世,跟同父异母的兄长生活。

在这个大家族里,徐渭的生母决定了他的地位,没有人在乎一个小妾生的孩子,所以,徐渭感受到的只有冷眼。好在他天资聪慧,努力读书,20岁时就中了秀才。

上天好像估计跟徐渭作对,在接下来的21年里,他参加8次乡试,次次落榜。后被恶霸霸占田产,妻子病逝,只能背井离乡,在江苏一带开了一间私塾,养家糊口。

孟子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里写道: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徐渭之前所遭受的一切,也恰恰符合,似上天对他的考验。

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徐渭遇到了他人生中的伯乐——胡宗宪。奈何好景不长,胡宗宪因为“严嵩案”落马,别人诬陷,冤死狱中。徐渭也受到牵连,他不能理解命运为何如此待他:亲人待他淡泊,功名利禄与他无缘,就连待他如大哥哥的胡宗宪都落得如此下场,所以,他采取极端的方法——自残,且9次,却未能如愿。

上天眷顾英才,怎么能白白让他放弃自己的生命。徐渭用诗词和字画疗愈自己那颗千疮百孔的心灵,他的作品达到了艺术的巅峰。明末史学家张岱评价徐渭说:“青藤之书,书中有画。青藤是画,画中有书。”

徐渭在人生最绝望的时候,用艺术演奏出了他的“人生交响曲”。巧合的是,300年后的西方,也有一位画家在穷途末路之时,用画笔演绎人生的巅峰,他就是——凡.高。

徐渭的一生是不幸的,他用一生治愈童年,但是,徐渭又是幸运的,上天是公平的,徐渭的艺术造诣可谓是巅峰之作。

《大话中国艺术史》是作者继《大话西方艺术史》之后的新作,用作者的话说:艺术最大的作用,是抚慰人心。

另外一本The Chinese Art Book, 中国艺术,也不错。亮点是书末的timeline配上各个时期的经典画作图片 能帮你理出一条脉络,对general的了解中国艺术史挺有帮助.

这个暑假想好好看看中国古代艺术史的一些书籍。 之前找prof推荐了一些书, 入门的程度的书籍,共勉吧。

1. James Cahill, Chinese Painting. 这本书是他最早的著作,也是相对比较general的内容。我打算从这本书开始看起。 如果是想长期从事艺术史, prof建议说一些好书和比较fundamental 的书籍可以购入。

4. 苏利文: Art of China, 这本书我在学4510 art of China这门课时是教材,差不多涵盖了上下5000年的历史吧。每一个时期都重点介绍当时的典范和代表。

这些书慢慢的读出来也要花比较长的时间了。之后再从中选出自己倾向的感兴趣的历史和人物研究, 相关资料就更多。 James Cahill 的很多著作,都可以花时间看看无论是从内容, 文笔语言, 写作思路, 表达方式各个方面都认真拜读学习。还可以从这些著作后面的bibliography 中查找相关资料。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考试,一直没回答,今天来填个坑。我在美国学习艺术史,主攻中国古代艺术史两宋时期山水画。在我有限的了解里,我比较推荐高居翰(James Cahhil),苏立文(Michael Sullivan),Wen Fong,和安雅兰(Julia F. Andrews)、沈揆一(Kuiyi Shen)夫妇等先生的书。他们都是西方比较有名的汉学家。

如果题主想先通读中国艺术史,苏立文和Wen Fong的书是不错的选择。然后可以再根据自己的具体兴趣选择各个时期的书来读。比如我这个学期就在上Julia的课,学习明清山水画,感觉也很有意思。

Comments to: 要系统的了解中国古代艺术史有哪些推荐的书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