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买球的app

首发极罕见的南宋《淳祐通宝光背折十大样》铜钱鉴赏

佑通宝,南宋理宗赵昀淳祐元年(公元1241)始铸。其形制多种,铜钱以背当百多式为较常见。其中,光背者,除小平稍多外,历谱以及诸位泉家均言罕少。

如: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钱币学纲要》载:“淳佑通宝铜铁钱有小平至当百多种,钱文对读。大小诸种光背铜钱,均罕见。”

关汉亨《中华珍钱追踪录》:“台湾蔡养吾先生曾说:‘淳佑无背文通宝绝少,在台湾只见过小平一枚及折二一枚,当三者终未见’。

钱币大家戴葆庭曾获淳佑光背小平、折二、折三,共三种(见《戴氏珍集》),戴氏共收录淳佑光背折三钱3枚。

据悉,民国时期无锡藏家顾更人藏有淳佑通宝折三光背一枚,此泉现仍为顾氏后人所藏。另外,上海博物馆也有折三淳佑一枚。

由上述言论资料可见,淳佑通宝光背钱,历史以来,诸位大家均断其珍罕。即使到了本世纪,新泉谱所载仍定罕少。检索网展亦知,近年光背淳佑所出同样也罕。

是故,由上再知,列位大家宏著提到之光背钱,最大至折三,未有见提及折五、折十者。在华华光普所编著的《中国古钱大集》一书中,有见载入淳佑通宝光背折十型铜钱拓图,批曰“方药雨旧藏,一级,无定价”。进一步检索网展,以及本人目及,均还未见有淳佑通宝折五、折十光背铜钱公开展示。这些情况显示了淳佑通宝光背大钱极其珍罕,名不虚传。

早在2012年5月8日,愚新浪博客上曾经展赏了一枚极罕见(当时仅见)的淳佑通宝光背折五铜钱,其开门见山,解决了之前只见光背折三,不见光背折五的问题。

事实上,淳佑通宝光背折十并非仅早年方药雨所藏一枚存世,其早有所出,无非因其珍罕无比而一直深藏不露而已。基于此,检点愚帐中所藏,曾经极其幸运地猎获到“淳佑通宝光背折十”铜钱几品,一直未曾披露。时至今日,天时地利人和,应该让其面世,让更多泉友目睹其实貌。故而,特将其帐中点选出列,拍其照而亮其相,遣之于此公展鉴赏,以飨泉好,以证其存世仍有之实矣。

首识书相。清晰可识,本品面文“淳祐通宝”四字,楷书书体,直读,光背。可见其字书写规矩,端庄而雄劲,笔划粗酋,横直竖立,整体字形亦是较大,布局协调。四字均略见接廓。其中,本品与方药雨旧藏在书相上,总体风格类同,然可见“寳”字末笔一点呈倒三角形,“通”字走之旁似为双点,从而形成版式区别。无需赘述,品文识书,本品书相古朴大方,书写有力,正是非官炉出品莫属,其门得开,难有二话。

次观铸相。辗转本品,可见其铸制规整有加,直径约为51.68毫米,重约39.32克,厚薄适中,形制较之常规折十型更大。而检索《中国古钱大集》所载方药雨旧藏拓图,其径不足50毫米,约为47—48毫米(仅为测量拓图所得,未必准确),小于本品。那么,此枚之直径明显见更大,是何原因呢?愚见以为,淳佑通宝当百,纪值一样,然形制却有纪值,中样、大样、特大样,书相版式亦有“长淳”与“宽淳”之别。这就表明了,淳佑通宝大钱非止一式,而是相同纪值多种形制大小乃至版式。因此,其光背折十相对有大有小,便不难理解了。是故,在认为方药雨旧藏真实的前提下,可定其折十小样,本品则可定折十大样(而方药雨旧藏之直径似乎小于本品,然长期以来未见任何实物展示,其实物究竟真相几何亦难判断。)

续观其铸相,窄缘,背穿廓较粗,较之方药雨旧藏拓图稍有所不同。其铸体方正圆矩,平整地章,穿轮皆干干净净。再观其字廓,深竣清晰,轮廓分明,鼓凸自然有度,恰到好处,伪所难及。是故,无需细表,观铸识体,本品铸相规整,乃是官炉出品无疑,其门再开,无话可说。

再察锈相。展目本品,可见其浑身锈痂裹缚,南生坑锈相,然其出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锈痂已经呈一种熟相。可见其锈老痂斑驳,皮壳叠嶂,富有层次,深浅相间,分布极为自然,测其锈质,老而弥坚,质硬而不糟,可抗刃击。如此这般,一言以蔽之,本品如此锈相,可谓无比纯真,横秋老气一目了然,伪不可及。续观材质,青铜质地,铜色老旧感更是十足,如此,诸般锈相特征显示其一派自然天成之相昭然,其门洞开,不在话下矣。

一番鉴赏,几度审视,此枚“淳祐通宝光背折十大样”铜钱,三相一材,无异无邪,开门见山之品,毋容置疑。迄今为止,仅以愚之眼界耳域所及,广为检索,无论真假,均未见有公开展示,可谓极罕之品,创见之品,真实之品。其充实了淳祐通宝钱系列,具有较高的研究与收藏价值,自非妄言胡说矣。

以下,华光普编著《中国古钱大集》所载“淳祐通宝光背折十”拓图,可见其在书相上略有不同,明显的如“通字走之旁、寳字最后一笔、”。

Comments to: 首发极罕见的南宋《淳祐通宝光背折十大样》铜钱鉴赏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