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买球的app

中国首位人体模特陈晓君:同学皆为她鞠躬却被父亲打到卧床不起

艺术的发展一直以来都遵循着一定的客观规律,从古典主义到浪漫主义,再到现代主义。这背后的发展规律与人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几乎是一致的。

从写实到写意,人们对于艺术的理解不断加深,画家笔下的世界也变得愈加精彩纷呈。

西方艺术从写实入手,无数古典画派的作家用线条与色彩真实地反映着这个世界。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绘画艺术经历了漫长的探索阶段。

这个阶段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对于人们所见之物的如实描绘,这当中自然也包括赤裸的人体。

正是因为有了西方古典主义画派对于人体绘画技术的探索,才有了后来西方绘画艺术的长足发展。

但与西方绘画艺术不同的是,中国作为东方艺术的代表国度,在绘画艺术上却似乎遵循着另外的一条发展规律。

毫无疑问,中国画的构型艺术、意境等很多方面的造诣与人文特色是西画所不具备的。

中国古代的文人墨客并没有经历像西方画家那样用童稚的眼光看待一切,如实描绘一切的阶段。

中国的古代画家,用一种几乎是跳跃的方式,将绘画直接带入到了浪漫主义、象征主义的殿堂。

可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人们的审美已经不再局限于传统绘画的呈现方式。无论是西方的画家还是中国的文人,笔下诞生的画作也逐渐让人产生审美疲劳。

于是对于绘画艺术而言,中西方之间亟需一次艺术文化的交流与融合。而这当中,中国的画家对于人体构型的学习与探索也就显得极为必要。

回望历史,对于历史上曾经发生的事情人们总是可以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但每一次变故背后的故事要比人们想象得要激烈很多,甚至有时带着几分残酷血腥。

在中外历史上,裸模这二个词都经历了长久的禁忌。与很多人所认知的不同,相对开放的西方国家在最开始的时候对于裸模也经历了漫长的争论与排斥阶段。

从史料记载来看,西方最早的裸模出现在古代的希腊。古希腊所保存至今的诸多艺术作品中人们都看一看到赤裸的术形象。

但是这些艺术形象多半是以神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即便有个别的艺术家借用了普通人作为模特来塑造神的形象。

对于欣赏者而言,也难以激荡起大众的“邪念”。因此那时候的裸模即便存在也并不受到人们的重视,于道德而言没多大的争议。

直到公元4世纪左右,雅典的一位美女芙丽涅的出现,打破了当时人们自欺欺人的伪装。

传说芙丽涅在祭祀海神时,借以洗礼之名,展现了自己的裸体。于是人们以渎神罪将芙丽涅送上了法庭。

有意思的是,经过一番争论之后,法庭终于宣判芙丽涅无罪。这件事引起了当时希腊社会对于“美”的讨论。

人们开始直面内心的审美,将审美对象从神转变到了人,将审美的范围也从原来的神性拓展到了人性。

这个故事最后被19世纪法国画家热罗姆,用画作《法庭上的芙丽涅》呈现了出来。

这次时间成为了西方艺术对于人体之美接受的开端,也成为了西方画家以描摹人体作为绘画基本功的滥觞。

西方世界的包容,为绘画艺术的成长奠定了可能,在此之后虽也经历诸多坎坷,但也难以阻止画家手中的画笔对于人体描摹的热衷。

但是同样的事情,放在中国却不是那么宽容了。大约比芙丽涅早5个世纪的中国,正处于西汉王朝的时期。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中国古代的第一个“裸模”陶望卿。陶望卿是西汉广川惠王刘去的妻子,原本刘去对陶望卿可谓是百般的宠爱。

但不耐后宫寂寞的陶望卿做了一件在当时可谓是惊世骇俗的事情,使得自己不但失去了刘去的宠爱,还为此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当时陶望卿邀请了一名民间画师为自己画了一幅半身的春宫图。画中的陶望卿香肩袒露,身材妙曼。

这位妙龄的美好身材在画师的笔下尽显无余。画成之后,陶望卿时不时的就会对着画卷孤芳自赏一翻。

没过多久,这件事便被刘去的其他妾室所知,于是便在刘去那里打小报告说陶望卿与人通奸,还让奸夫为其画了一幅春宫图。

在看到陶望卿的裸体的画后,刘去当即叫人将画师抓来处死,而陶望卿也就此失宠,被打入冷宫。

此后陷害她的王后昭信便是对其百般折磨,用尽了一切的酷刑施加在陶望卿的身上。

后陶望卿在受尽屈辱后本想投井自尽一死了之,没成想却又被王后昭信救了起来。

救下陶望卿之后,王后昭信命人用一口大鼎烧了一池子的沸水,并在其中投以剧毒。最后陶望卿尽被王后昭信活活地投入沸水之中,熬成了一锅肉汤。

这件事过后,陶望卿被树立成为了的形象。此后千年,没有任何女性敢越雷池一步。

即便是到了宋代之后,市坊妓馆门外出现了用以拉客的歌舞伎表演,其制度也不过就是露露腿,微露一下香肩而已。

即便是如此也会受到那些道貌岸然的理学家的极力反对,甚至认为公开的歌舞伎表演有伤风化。

敢于挑战礼教的人屈指可数,所涉猎的范围也非常有限。明代的著名才子唐伯虎就曾画过不少的春宫图。

但所画之人也都仅限于一些青楼女子,画作也都是私人收藏。偶有现世的也都只是流传于坊间,寻常人难得一见。

无论是陶望卿的春宫图还是唐伯虎的画作,其出现也都仅仅是供人私下品评欣赏,公开流传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即便是这样在封建社会也是忌讳莫深。我国真正意义的裸模的出现是在民国时期。刘海粟与她的人体模特陈晓君成为了打破这一藩篱的先驱。

1912年11月,17岁的海归画家刘海粟与朋友一道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具有真正意义的艺术学校——上海师范专科学校。

当时的刘海粟深感西方绘画艺术在人体结构描摹上的功底之深,研究之透彻,于是便在上海师范专科学校的西画专业中设立了人体模特写生这一课程。

消息一出便遭到了当时社会上的普遍反对,一些学生家长甚至上书政府封杀刘海粟的“人体写生”课。

经过多方协调,最终刘海粟暂时答应只以一些男模与儿童作为绘画的对象,于是这件事才得到了一定的缓和。但即便如此非议的声音也是很大的。

课堂上此前学生所画的几乎都是刘海粟用钱招募来的一些工人、流浪汉等男性,要不就是朋友家的小孩。

这样虽然能满足一部分人体写生的要求,但就整体而言,学生的绘画技巧毕竟还是有所缺失的。

在百般无奈之下,最终刘海粟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公开向社会招募愿意从事人体模特的女性到学校参与教学实践。

一开始有很多思想比较开放的女性也愿意前来应征,但是在听说要将衣物全部脱光供人描摹之后,几乎所有的应征者都望而却步。

刘海粟对应征者说道 :“人人都有身体,衣服是为了保护身体而穿的,并不是为了我们的身体不可被人看见而穿衣服。”

即便是有刘海粟的据理力争,也仅仅是争取到了一部分男模的加入。对于女性而言,这样的要求在当时几乎是不可能被接受的一件事。

陈晓君当时是上海城东的一名女学生,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接触到了西方的绘画艺术,并对其中精湛的技法所折服。

陈晓君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将人体描摹的这般惟妙惟肖。于是鼓足了勇气找到刘海粟,答应刘海粟做上海师范专科学校的人体模特。

当陈晓君站到画室内的时候,学生们因陈晓君的出现而感到十分诧异。随即在场的学生们便对陈晓君深深地鞠了一躬。

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面,画室里面的学生们在刘海粟的指导下一丝不苟地描摹着陈晓君的身体。通过线条与透视、明暗地结合一幅幅人体写生的习作诞生了。这是中国绘画史上的第一次,是中国人在绘画艺术上踏出的勇敢一步。

但是,这样的耀眼时刻只持续了三天时间。第四天上午,学生们依旧带着画板来到了画室准备继续练习。

原来这个小男孩是陈晓君的弟弟,他说,陈晓君的父亲在知道了女儿成为了一名人体模特,赤身裸体在画室中供人描绘后,大发雷霆,当下就给陈晓君一顿毒打。最后陈晓君被父亲打的连床都下不了。

在得知了这件事之后,刘海粟自责而又愤慨地说道:“这是什么世道,如果想打我就来打我,打自己女儿做什么?她是圣洁的,是中国艺术的先驱者!”

刘海粟无法,只能继续招募女模特。但就在这件事之后不久,《申报》就将陈晓君一事报道了出来,并大肆批判。刘海粟也被塑造成为了一个文化流氓的形象。在当时流传着这样一段话:“上海出了三大文妖,一是提倡性知识的张竞生,二是唱毛毛雨的黎锦晖,三是提倡的刘海粟。”

当时的江苏省教育会在知道了这件事之后要求立即禁止模特儿写生,刘海粟写公开信为模特申辩。

最后上海总商会会长、兼正俗社董事长朱葆三等人公开抨击刘海粟,称其“禽兽不如”。

事情渐渐闹大起来,当时掌管上海军政大权的北洋军阀孙传芳也借机大肆宣传封建社会道德。

将刘海粟架在了供人批判的位置。甚至孙传芳下达了拘捕令,不过好在上海师范专科学校位于法租界内。因此刘海粟逃过了牢狱之灾。

可怜的是陈晓君被父亲打的下不了床,自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在人们的视线中出现过,还有当时的小报记者尽在报道中称陈晓君因不堪耻辱,最终跳江自尽。

一心追求艺术的刘海粟愤愤地说道:“我反抗!我反抗!我们的学校决不停办!我刘海粟为艺术而生,也愿为艺术而死!我宁死也要坚持真理,绝不为威武所屈”。

可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刘海粟的反抗又有什么用呢。于是中国近代绘画艺术的第一次大胆尝试,就像是昙花一现般的就此终止。

这段时间里面人体绘画虽然没能长足的发展,但是也有了一定的群众基础,不再是人们喊打喊骂的禁忌。

但对于人体绘画的讨论确实一刻也没停止。虽然有开展这方面的教学活动,但所有人都忌讳莫深,不愿多提。

1964年,在“四清”运动期间,康生等人在《关于使用模特儿问题》的报告中批示:“我意应坚决禁止,我绝不相信要成为画家一定要画模特。”

为了不让好不容易被开创出来的良好艺术氛围与及局面就此被抹杀,中央美术学院教师闻立鹏等上书中央,力陈“真人(模特)写生是美术基本功训练的重要方法”,并谨慎进言道:“至少在油画专业和雕塑专业应有一定比例的人体习作”。

经过一番论战,关于是否继续保留“人体模特写生”的议题提交到了毛主席那里,毛主席成了决定这一事物生死存亡的关键。

毛主席在来函的首页批示:“此事应当改变。男女老少裸体模特,是绘画和雕塑必须的基本功,不要不行……为了艺术学科,不惜小有牺牲。请酌定。”

毛主席的批示挽救了中国绘画艺术的前途,虽然在此以后也经历了诸多波折,但“人体模特写生”这门艺术学科终于还是在艰难中为人所接受。

至此,那些曾在艺术前进的道路上做出了无尽贡献的人们也应该能够感到慰藉了。

Comments to: 中国首位人体模特陈晓君:同学皆为她鞠躬却被父亲打到卧床不起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